• <code id="0g4ua"><var id="0g4ua"></var></code>
  • <small id="0g4ua"></small>

    1. 中國展覽館協會
      搜索中心:
      理論研究

      民資主體日漸"機構化"

      民間借貸放貸主體已經由以往的個人與個人之間交易為主,逐步轉化到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擔保公司等機構的專業化操作。

      民間借貸呈現出以下五個特點:

      一是規模和主體擴大化。從參與主體來看,參與主體呈快速擴大化趨勢,而且,參與面擴大到高、中、低三個層次收入水平的家庭,一些以往基本不參與民間借貸的低收入家庭也開始進入。參與的企業也由以往以微小型企業為主,演變到一些規模以上企業。而小額貸款公司、典當、擔保等中介機構以隱蔽方式迅速介入民間借貸,有的甚至主要依賴民間借貸。

      二是利率水平快速走高,定價更趨靈活。隨著銀根緊縮,民間借貸利率也是水漲船高,在利率水平執行上趨向靈活,體現為“三高三低”,即信用融資利率高,抵押擔保利率低;短期利率走高,長期利率走低;正規生產經營消費利率低,涉賭等違規經營利率高。 

      三是資金來源及用途更加廣泛。民間借貸的資金來源已由主要來自個體私營企業主經營積累及城鄉居民家庭收入的積蓄,擴展到實體經濟資本注入、私下募集資金,銀行信貸資金占比也不少,而且來自個體私營企業主經營積累及城鄉居民家庭收入積蓄的占比在下降。 

      同時,資金用途也發生了變化,城鄉居民個人短期內解決生活急用如子女上學、求醫治病及純農業生產等進行的融資占比大幅減少,用于生產流動資金、銀行轉貸、招投標保證金、房產與股票投資占比大幅提高。這部分資金占80%以上。 

      四是放貸主體機構化。民間借貸放貸主體已由以往的個人與個人之間交易為主,逐步轉化到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擔保公司等機構的專業化操作。一些中介名義上是以擔保、投資咨詢等為經營主業,但實際上均是在經營民間借貸,而且民間借貸業務量和利潤占比在50%以上。 

      五是期限短期化。民間借貸還款期在一個月之內的占調查總數的48%,民間借貸約定借款期限最短僅為一天,最長在一年左右,長期借貸相對較少。

      民間借貸的負面影響主要有五個方面:

      一是不利于穩健貨幣政策的實施。較多資金游離于正規金融體系之外脫離貨幣當局的監控,使得貨幣當局難以有效管理整個社會融資總量,對穩健貨幣政策的實施產生了負面影響。 

      二是不利于經濟轉型升級。民間借貸資金在運作上追求的是高利息、高回報,容易使資金從非正常渠道流入到本應該淘汰的行業中進行無效流動,不利于產業轉型升級和經濟結構調整。

      三是加重經營者財務負擔。過高的利息負擔不僅會制約一些處于成長期、尚未完成資本原始積累的個體和私營企業的成長,甚至會將企業扼殺在發展初期。 

      四是易引發債務糾紛,影響社會穩定。一旦借款人資金鏈斷裂,極易發生借款人為躲債而攜款外逃,以及為催債發生暴力討債等違法犯罪行為,從而影響社會穩定。

      五是誘發道德風險,加大銀行經營風險。一方面,民間借貸的高額回報,為職業操守差的銀行信貸人員提供了尋租空間。另一方面,出于風險考慮,資金提供者也樂意與信貸人員合作,借款人因得到民間資金的周轉按期還貸,獲得銀行信任,實現“三方”共贏。值得關注的是,一旦借款人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風險會最終集中到銀行。 

      推進新型民間金融機構建設,疏通民間資金投資渠道。大力推進小額貸款公司、資金互助社等新型民間金融的發展,拓寬民間資金投資渠道;制定民營資本進入金融市場的實施細則,引導金融機構開展個人委托貸款業務創新。 

      優化對弱勢經濟的金融服務。金融機構要采取有效措施,建立適合弱勢經濟發展的信用評級、授信、審貸方法,推進小企業和個人信貸服務中心建設,加大信貸運作機制改造,制定科學簡捷高效的貸款管理程序,切實做好對弱勢經濟的信貸支持。 

      加強宣傳教育,營造良好的民間借貸生態環境。提高公眾投資法律意識、風險意識和對非法集資活動的識別能力,引導公眾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各類債務糾紛。 


      延伸點評:

      健全法律法規,依法規范民間借貸。一方面,加快新的《貸款通則》立法進程的同時,出臺《放貸人條例》,從法律上對其權責利給予明確。另一方面,相關部門加強監管。成立由地方政府主管,中國人民銀行、公安、法院、銀監等部門參與的監管機制,把民間借貸納入社會融資總規模統籌監管,監督資金流向“三農”、中小企業,以及一些符合國家產業政策的領域。

      ,,,